最新新闻
傅抱石的《丽人行》
2016-10-22来源:中国文化报

付抱石丽人行.jpg

丽人行 局部(国画) 1944年 傅抱石

1996年10月18日,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北京昆仑饭店拍卖会上,将一幅傅抱石的作品《丽人行》以人民币1078万元成交,一举打破现代中国画拍卖价的最高纪录,震惊艺术界。

著名画家傅抱石的《丽人行》创作于1944年9月,尺寸为61.5×219厘米,为纸本设色的手卷。题材取自唐代诗人杜甫代表作乐府诗《丽人行》,作品表现了权倾一时的杨贵妃家族三月三外出郊游的盛况。“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反映了君王的昏庸和时政的腐败,无疑,傅抱石在作品中所指是显而易见的。

《丽人行》中的人物颇有唐风,丽人们面目丰盈、身材修长、裙裾摇曳,气质高贵,神情淡远宁静,似有思绪,又似超离了尘世间的喜怒哀乐。画中线描浓淡相宜,细劲圆转,没有方折与顿挫,恰与丽人们的表情合拍。

全画分为五组,每组人物多有不同,并以不同的树木相隔,表现了作者的匠心。在一幅有37人之多的人物画中,傅抱石用不见首尾的安排,表现了一个合于主题的更为宏大的场景。而在技法的运用上,以树木的浓荫衬托人物,在这种高妙的黑白对比中,“肌理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裳照暮”,人物突出,主题更加鲜明。

整幅画作明暗、精细及色彩对比鲜明,穿插变化有致,有强烈的舞台效果,由于它是傅抱石所有作品中唯一的长卷,被认为是美术史上的经典之作,一直为藏家瞩目。尤为珍贵的是,《丽人行》的背面有徐悲鸿、张大千两位大师的题跋,更使其身价倍增。

《丽人行》画作上有题识:民国三十三年九月,新喻傅抱石。钤印:傅抱石大利。

徐悲鸿的跋文为:此乃声色灵肉之大交响。抱石先生近作愈恣肆奔放,浑茫浩瀚,造景益变化无极,人物尤文理密察,所谓炉火纯青者非耶?余前尝作画中九友诗咏之云:门户荆关已尽摧,风云雷雨靖尘埃,问渠那得才如许,魄力都从大胆来。三十四年晚秋悲鸿观题。钤印:悲鸿之印、江都布衣。

张大千的跋文为:古人论山水旷于无天密若地,抱石先生以此秘入人物,开千年来未有之奇,真圣手也。勾勒衣带如唐代线刻,令老迟所作亦当裣衽。大千居士拜题。钤印:爰、大千。

傅抱石是一位天才的早熟画家,才学渊博,性格豪放,富于创造性。“抱石皴”和独特的古装人物画,为中国绘画史留下重要的一笔。除了在山水画方面的别出心裁,傅抱石在人物画方面也独树一帜。中国明清以来的仕女画,大都把美女描绘成柳叶眉、削肩、姿态娇柔、弱不禁风的样子;新式美女则吸收西方写实方法,极力表现媚俗的肉感。傅抱石的仕女一反这两种倾向,刻意表现出一种古风、古意。《丽人行》画作充分表现出了这一点。

这幅《丽人行》通过怎样的辗转流离,最终到达拍卖行的呢?

当年,《丽人行》初稿完成后,傅抱石请郭沫若提意见,郭沫若指出初稿上部的柳树太少,画面压得太低,于是傅抱石又画了一稿。1953 年,傅抱石到北京参加全国第一届国画展览时,将《丽人行》赠予郭沫若。郭老喜出望外,当晚设宴请傅抱石吃饭。他非常珍爱此画,认为《丽人行》 是傅抱石作品中的珍品。

上世纪90年代初,郭沫若的女儿、郭沫若纪念馆馆长郭平英在北京组织了一个名为“银杏树下”的文艺小团体,其中有作家、艺术家以及他们的后代。“银杏树下”名字的由来是因为他们经常在郭沫若家的院中活动,这个院子里有几棵漂亮的银杏树。经嘉德创始人之一王雁南介绍,如今的嘉德总裁、当时刚加入嘉德不久的胡妍妍与郭平英相识,经常去参加“银杏树下”的活动。有时大家一起听南方评弹或北方大鼓,有时是成员吟诵自己创作的诗歌,活动都是在黄昏时分举行,配着院中的银杏树,很有气氛。

一来二往,胡妍妍渐渐与郭平英等人相熟。在一次相约到郭家看画时,郭平英拿出父亲收藏的三幅画,其中一幅是傅抱石著名的代表作《丽人行》。胡妍妍希望能将《丽人行》上拍,但当时她并不能确定郭平英能否割舍父亲的珍藏,抱的也是试一试的心态。郭平英并没有当场答复,经过数日考虑,她才决定为了筹集郭沫若基金会的资金,将《丽人行》送到嘉德上拍。

这幅作品到了嘉德之后,参加了香港和台湾两地的预展,其间, 《丽人行》一直被胡妍妍随身带着,一直到拍卖会结束。(作者为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


周富生《傲视天下》170cm×95cm
周富生《傲视天下》170cm×95cm
周传发《大吉图》70X70cm
周传发《大吉图》70X70cm
周传发《夏》70X70cm
周传发《夏》70X70cm
王浚山(求索)三尺整张-100cmX55cm
王浚山(求索)三尺整张-100cmX55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