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周斌:《365天创作计划》是一个“自我改造”的过程
2016-10-22来源:雅昌艺术网


        今年4月,在成都当代美术馆行为艺术家周斌的阶段性作品回顾展《无话可说》上,他发出了“人生进入下半场、艺术进入下半场”的感言。不到4个月的时间,他启动了持续365天、每天创作一件新作品的艺术项目《周斌:365天创作计划》。

365创作计划.jpg

        这个持续一年的创作项目的概念源于2010年的《30天计划》,却又有所不同。“《周斌:365天创作计划》是将艺术创作与日常生活强行融合,用巨大的工作强度把创作力逼到极限,在艺术与生活的失控状态中寻求并建立新秩序。这个持续一年的创作计划最大的期待是对我个人身心的重新塑造,毕竟未来一切的可能性都来自于人。因此,我把它称为 ‘自我改造计划’。”周斌如是谈到。

        雅昌艺术网:您的最新艺术项目《365天创作计划》概念源于2010年的创作项目《30天——周斌计划》?

        周斌:对,《30天——周斌计划》是我第一次有意的逼迫自己进入高强度的创作状态。之后我最大的收获不是作品,而是我知道自己在什么样的状态下创作力是最好的。那就是安静和专注,并保持对自己思考、感受和周边日常事物的绝对敏感。

        今年4月份,我在成都当代美术馆的个展《无话可说》的开幕式上说,“自此,人生进入下半场,艺术进入下半场”。我知道,未来自己艺术的可能性取决于对人的全面升级。

        我清楚完成这个创作计划难度很大,必要的准备在一个月前便开始了,比如戒酒、作息规律、减少聚会等等。

        雅昌艺术网:从2010年的《30天——周斌计划》到去年的《吾圄计划》,再到《365天创作计划》,当时想了多久决定的这个计划?

        周斌:决定是一闪念之间,立刻就兴奋了,巨大的冲动决定去做,就是它了,但我知道,这一闪念是内心里燃烧了很久的暗火。

        雅昌艺术网:您之前说不喜欢重复自己的作品,因此会警惕,警惕重复这件事情。但是《365天创作计划》等于是365件作品,您如何避免重复出现?

        周斌:对,365件作品不能是重复的。我说的不能重复,一是指作品在概念上要独立成篇,二是在具体的语言手法上要有区别。在我过去的创作中,也一直是坚持这样的原则,偶尔有种情况是自己对某件作品的主体结构很满意,但在执行上有缺憾,我会再做一次力求达到圆满,除此之外,从来不会把一个作品实施两次。所以对我来讲,不重复的要求已是习惯和原则,不是需要适应的新挑战。

        雅昌艺术网:现在您是每天想第二天的作品,还是大概有一个预设要做哪些?

        周斌:每天都需要集中精力去构想当天的作品。最多比如今天的作品完成的顺利,于是开始构想明天的作品方案。有时可能会一下子冒出很多想法,但第二天却过滤的一个都不满意。不少次到了夜里还在苦思当日的作品。

        雅昌艺术网:这样的话您会不会推掉很多活动,比如说别人邀请您去哪儿做项目、做驻留什么的,会不会有冲突?

        周斌:计划刚开始的时候,从有利于创作状态的角度出发肯定是要推掉很多事。会尽量保持单纯的工作节奏和环境,有利于静心专注的思考。逐渐的我开始有意识的让自己的创作和日常融合,也就是更自然的去顺应日常节奏,实际上一些邀请会提供丰富的有变化的创作资源,是有助于创作的。只是自己需要更有效率的处理好一些繁琐事务。

        雅昌艺术网:我们看到第一件作品是从家乡开始,还是比较有仪式感的。为什么是以这样一件作品开始创作?

        周斌:第一件作品《遗言》是我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将死之人,写了封遗言,将其放入同龄的树体中。给自己一个心理暗示吧,决绝的去做。我有向死而生的思考问题的习惯,这源于20多岁的时候自己的一位诗人朋友的突然离世。至于这个项目的第一件作品从家乡开始,嗯,我是个有故乡情节的人,而终南山气场太大,给我了与天地恒古的感觉。

        雅昌艺术网:这次的计划每完成15天,就会公布出来,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呈现?

        蓝庆伟:没有太多的说法,主要是考虑到周斌的创作集中度,同时不能让观众的知情权被拖延,最后找到的一种平衡。实际上这也是一个记数单位,12个月就是24次。

        雅昌艺术网:加入众筹这个方式是从哪几个方面考虑的?

        周斌:众筹这个想法是我提出的,但一两个月后还在犹豫,最后蓝庆伟拍了板。

        蓝庆伟:周斌主要纠结的是众筹之后会不会形成一种买卖关系。在我看来众筹是一个最大的消解买卖关系的方式,它会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让整个活动变得有趣,而不是买卖。

        周斌:我就是顾虑众筹给人一种太主动卖作品的感觉,最担心的是怕给朋友造成压力,觉得不参与众筹影响交情。最后的许多细节也是考虑并再三定下来的,比如每人限定只能众筹一件,每天作品的价格是365元,作品至少是限量版(10个版)的一版图片,如果有录像、绘画、或雕塑等,原件也属于当天的作品,会一起交付众筹人。这样实际上也不算贵,哈哈。但我不会刻意去做物的作品,在创作时我完全不会去考虑作品之外的事情。

        我决定做众筹有两点考虑:首先经费的保障会让这个创作计划执行的更充分。这个创作项目完成后,要做一个专题展览,还要出版一本文献。其次是众筹也是吸引一些对这个项目有兴趣的人参与进来,会有更多互动的内容信息进入这个计划中丰富项目的内涵。

        雅昌艺术网:现在众筹到多少件了?

        周斌:101件。

        雅昌艺术网:这也是对您的监督。

        周斌:更多的是动力吧。

        蓝庆伟:如果从一个众筹产品的角度上讲显然是失败的。

        周斌:是吗?这个我没概念。

        雅昌艺术网:作为策展人,您是怎么看《周斌:365天创作计划》的?

        蓝庆伟:很多人都在用365天来做作品,将365作为一个时间与计量单位,周斌最大的不同在于他讨论的是日常与作品之间的关系。谢德庆的《打卡》是一件让我们引发联想的作品,但并没有日常。周斌把日常作为一个人生切片拿出来说,日常怎么成为作品,或者如何记录日常思考。365天在人生当中是非常小的一个单位,人生并不会每天都留下记录痕迹,这期间我觉得会充满惊喜,而这种惊喜是一种偶然或者是一种日常的不同而造成的。谢德庆的作品不会有惊喜的,他每天都在靠意念支撑,这实际上是一种意志力。周斌每天都有一个新的自我或者是一件新的作品,以前是将这个记数单位拿出来作为身体或者意志力的度量单位,今天实际上是把它消解为一个有意识的生活单位。

        每个人创作方式不一样,作为一个时间性与日常的问题,周斌显然是在为“下半场”寻找。今年他做的任何一件作品都不能说是成熟或者不成熟的,但是这一件作品的思想日后可塑造深浅的可能性也是不同的。周斌有着很好的个人素养,并懂得如何规训自己的弱点,天蝎座是很感性的一种人,在《30天》时我会看到他很警惕自己的这种感性,并用警惕自己感性的方式来规定自己。比如说他在发现自己的创造力或状态出现一定问题时,会用看似非常理性的方式调整自己的状态,但是这个理性的方式有两种结果:一种是他坚持下来,一种是他可能没坚持下来,但是如果他没有坚持下来,也说明他认为他已经把自己调整到一个非常好的状态了。

        雅昌艺术网:不像普通展览策展人挑选作品,您作为周斌漫长作品中的参与者,策展人的身份应该如何体现?

        蓝庆伟:从去年的《吾圄计划》开始,我就以一个观察员和参与者的角度出现。《365天创作计划》中,我作为策展人肯定会支持周斌一同将365件作品完成。这超越了惯常的策展模式,对我而言也是学习的过程。此外,我觉得事先沟通很重要,达到策展人和艺术家的一致性,当然,对于作品我是绝不会干涉的。从起步一直到第365天,我把这种“前策展”模式中我的身份定义为观察员或者陪伴者。

 


周富生《傲视天下》170cm×95cm
周富生《傲视天下》170cm×95cm
周传发《大吉图》70X70cm
周传发《大吉图》70X70cm
周传发《夏》70X70cm
周传发《夏》70X70cm
王浚山(求索)三尺整张-100cmX55cm
王浚山(求索)三尺整张-100cmX55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