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田诚:笔精墨妙绘花鸟
2016-09-27来源:中国数字艺术馆

欣闻花鸟画家田诚再出画集,给了个重要的任务写点评!此刻我却显得语言的贫乏和词穷!田诚(天成),1960年出生于山东省滕州,山东省美协会员。北京涉外经济学院客座教授,益百诚书画院研究员,宝盈轩特聘画家。金都画院副院长。2005年研修于北京画院,得教于郭石夫先生。           

今又细细翻看其所有的画卷----浓浓诗意油然溢出,感觉雅情顿生,意趣盎然,俨然不觉间步入到一个诗与画的梦幻世界。脱胎于诗韵天籁的一种创作。他把写意的手段融会于工笔技法之中,从设色到水墨,再从写境到抒情,又于抒情到达意,最后达到“形、神、韵”三位一体的效果。在其作品【银塘秋色】中用动来喧闹静,用一动一静的画面不知不觉地讲述出了一个隽丽故事,而随着手法的高超技能,张弛、自然、灵鲜又悄透画面,给人以心髓的启悟与叹止。心绪难脱其境,常有画面逾现于脑,坦浮于心。秋得萧瑟,莲荷的萧条,两只鸟儿的鹄望,不禁吟到李白《秋风词》:“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棲复惊,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絆人心,还如当初不相识。”!而【荷韵】词意婉约,一片硕大低垂的荷叶,一朵莲蓬,一只居于莲蓬枝干上的鸟儿,已见宋人意境,苇叶的穿插点缀丰富了空间,以见宋词的浅唱。曾想,假若画面没有苇叶,是否画面更为干净些、意境更为邈远清新些?然而苇叶的繁复,是否亦如宋之词采,婉转错综呢?苇叶的穿插,是为画面意境的破坏,还是刻意为之,体现大约兼而有之,抑或另有寄托?不管如何,调清雅,于清中见幽,幽中含趣,其不尽之意,画面鸟亦不言,而又神情流露,莲蓬无语却含秀吐实。画面底色的泛黄,又给人些许朦胧的幻想,历史沧桑的诉说。画面的光晕似乎透泻出心灵深处的共鸣,其况味丰富了不尽遐思,审美亦便豪放着、婉约着,错综不已。也许艺术的魅力正是源自于此,内心深处勾勒出许多争鸣!

鉴玩艺术,往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有侧重而已。田诚的画,亦有自我侧重,系列图解,其高逸之处,令人期待。而其创作正于佳境,必有更为厚重的作品动于情怀;则笔者举目幸之,以为盼望!

 


周富生《傲视天下》170cm×95cm
周富生《傲视天下》170cm×95cm
周传发《大吉图》70X70cm
周传发《大吉图》70X70cm
周传发《夏》70X70cm
周传发《夏》70X70cm
王浚山(求索)三尺整张-100cmX55cm
王浚山(求索)三尺整张-100cmX55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