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永泽先生书法印象
2016-09-27来源:中国数字艺术馆

 书法本是古人利用文字保存信息的一种手段,在不断的实践中出现了审美效果,人们便对这种效果有了日益自觉的追求,从而使其成了一种既实用又具有美感的艺术。不过,在历史发展中,书法的实用需要总是第一位的,艺术上的讲求以有利于实用为根本。正是基于这一点,书法发展到唐代,便走上了以保证实用效果而出现的法度森严为美的极致,以致后来人形成了写字就是写法的认识:“一笔无晋唐人法,便不是书。”到北宋时,苏轼却以其才能见识创造出一种既不失法度又确显主体精神修养的书法新面目。黄庭坚盛赞苏书“学问文章之气郁郁芊芊”,从而扩大了人们的书法艺术见识,有了从写法向写意的开拓,使中国书画艺术有了文人气息,扩大了书画艺术的审美空间。而做到这一点,不仅需要见识,更需要有实在的情性和学养。

  如今,书法已成为纯艺术形式,如何继承和发扬这一传统,既考验时代书者的见识,也考验笔下的实力。

  永泽先生的书法,在我第一次接触时,的确有点意外:一种明显的文人气息吸引着我——以自撰的充满现实生活气息与情怀的诗文,或友人间的信札,随意而不刻意的书写,看似平淡,却颇耐看……我心里暗暗佩服之时,确也有些纳闷:常年忙碌于公务,大大小小的麻烦堆在面前的人,怎么能有这种情致、心态寓之于书?

  经过了解,才知他确是真正意义的文化人。以文化修养干各类文化事业:早在八十年代就参加过武汉市硬笔书法大赛,并获得一等奖;九十年代在残联工作期间搞过“荆楚翰墨情”文化义卖,文化助残;写过徐迟的传记艺术片《把太阳拿过来》,并获得1992年湖北电视台最佳艺术传记片奖……长期以来,书法更是他的精神生活伴侣。他爱历代的文人书法,也有意无意捕捉时书的文人气息;不刻意做作,不随波逐流;所书文词,即使少数选取前人,也是情动于衷,“借古人酒杯,浇胸中块垒”,绝不做“文抄公”。人们观其书,品其文,得到的不只是精美的书味,更是全面的艺术享受。

  应该承认他的天赋,因为他不仅善于从传统书法中吸取民族特有的气息,更能从多家吸取可为自己所用的技法。因而其笔下意味深厚,功底实在,不俗、不怯、不甜、不媚,大大方方,轻松自在,自成气格,自有境界。

  时代的书法,是时代人精神生活的形式,要获得具有时代审美意义与价值的艺术效果,仍需要遵循传统的基本经验并有创造性运用:“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阳舒阴惨,本乎天地之心。”时代书法也要创新,但不是盲目在形式上寻求丑怪离奇,而应追求风神更为隽永深厚的境界展现。不耐品味、刻意做作,永远不是书法艺术的正道。永泽先生以其勤谨之心、稳健之步,走在一条康庄大道上,我为之庆幸、祝福。

 


周富生《傲视天下》170cm×95cm
周富生《傲视天下》170cm×95cm
周传发《大吉图》70X70cm
周传发《大吉图》70X70cm
周传发《夏》70X70cm
周传发《夏》70X70cm
王浚山(求索)三尺整张-100cmX55cm
王浚山(求索)三尺整张-100cmX55cm